IMG_4995 

我房間裡擺設的變化通常反映了心情的轉變,而自從去年跟今年經歷了一些事情以後,上個月某天夜裡,我看著床頭的玩偶,我有了把她們收起來的念頭。

IMG_4996 

畫面裡的小白兔是最先到我身邊的,她是我大學以前人家送的玩偶;第二隻是在IKEA買的老鼠,我知道它在Mobile01上面還算是熱門的入鏡鼠。

第三隻是有翅膀的玩具熊,這隻是我買來送人的;第四隻是右邊那隻彼得兔,第五隻是左邊那隻彼得兔,右邊那隻的肚子比較飽滿,名字叫寶寶,左邊的叫做貝貝。

第六隻是最左邊的Häagen-Dazs紀念熊。

IMG_4997

用具:uni PIN fine line 0.05, STAEDTLER pigment liner 0.1, Faber Castell 藝術家級 60色油性色鉛筆 (內容用英文寫, 是因為我對手繪這種類型的作品有市場的考量) 

這些玩偶在我床上放了有六,七年的時間。最近想了一些事,深深感到自己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人,也不能再當這樣的人;看著床上的玩偶,就想把她們都收到衣櫃裡。

收起來之前還畫了一張,也是為了紀錄自己成長蛻變的點滴吧。

對一個女生來說,從看見自己的身體會流血那一天開始,心裡便出現很複雜的,那種年紀還無法自行處理的情緒。

我後來在日本喝紅豆湯的喜悅找到慰藉,但隨著安慰而來的是負荷,因為身上就像是背負著一種外在加諸的負荷,我後來才明白,那種東西叫做傳統裡的傳宗接代。

而在一個男生面前流血,那樣的景象是那麼地動物性跟原始,彷彿汙染了男女之間的純友誼,彷彿在宣示著一種交配的訊號。


在床頭放娃娃,某些時候是懷念一無所知的純真,一種不復返的美好。但是到了這歲數,發現還沉湎在逝去的純真,這種行為實在有礙於正視未來的奮鬥決心。

回想起來,成長總是處在一種懵懵懂懂,外界的引導下,不得不做出轉變的過程。是一種充滿失去感的感傷。

MonsterEas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