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:2012.09.23

地點:台北市郊區,外雙溪

IMG_5380  

IMG_6018

最近比較煩~比較煩~比較煩。我不昰很講究繪畫技法的類型,憑感覺畫一向比較對味,心靜不下來時,反而戰戰兢兢的依循技法表現,忘了一開始看到景色的感動。畫得不如預期也會沮喪,最後草草結尾。水墨一定可以表現更好,色鉛筆的技法不昰純熟,回到比較熟悉的水彩/水墨,比較能夠掌握畫面氣氛,但就是想要試試色鉛筆。

哎呀總歸一句,要用水性+油性色鉛筆來畫風景畫,一層一層疊色顯出細膩,畫完務必要問一下右手:哈囉,你還健在嗎?

我不知道這樣的看法對不對:時代活得匆忙,色鉛筆容易攜帶,不易潑濺弄髒的特性,有時代色彩。

只是我越畫越覺得色鉛筆能夠揮灑的空間有限,細膩有細膩的美感,但完成時間長跟作品尺寸小,是浮現的缺點。至少這些過程不昰虛耗時間,多方摸索才會明白最想要什麼。往後色鉛筆最多用在書寫配插圖上色吧。

IMG_5367  

原來的景色是這個樣子,本來在橋上打草稿(最前面那張),天空飄著細雨,用相機把看到的東西照下來,才打道回府。但是實際上照片只提供回憶功能,它捕捉不到感官覺知的臨場感跟雙眼得到的立體感,像是山區的溼氣迷濛跟橋下二三人釣魚的愜意,還有溪岸大石的分量。我當時走到橋上看到畫面,直覺告訴我,畫下來會很漂亮,可是沒有進一步想要用什麼畫材。在我的學習歷程中,看古典水墨的時間比西洋水彩多也比較早,理應對國畫較熟悉,據此推測腦海是用水墨格局來過濾看見的影像。

說實在的看展覽,聽音樂會或者畫畫,進行藝術類活動,我都不喜歡結伴同行。因為旁邊有人就必須要在意他人的存在跟感受,沒有辦法專注在作品上面,除非是進行解說。就算哪天要出外地,也不會因為擔心任何因素而選擇結伴,那往往會讓旅程淪為缺乏用心解讀的空洞行為。

MonsterEas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